大清果吃了枣药丸


1900年,欧美工业蓬勃发展,国际上对橡胶的需求剧烈增长。一个欧美白人只要在报纸上发一份广告,宣称自己开办了一家橡胶企业,无须出示任何实际经营方面的证明文件,就能在中国上海发行股票,获得10倍、20倍的溢价。

这场股票投机盛宴席卷全国,稍微排得上号的富人、企业、钱庄和银行全都参与了:有来自川汉铁路总公司的300多万两白银,还有大清朝廷的200多万白银的财政备款。这些当然不是它们的自有资金,而是国民的存银。

19106月,美国迫于经济危机压力,公布进入财政紧缩状态,刺破了股市泡沫,全球股市轮番暴跌在上海的欧美资金全部出逃中国人到这个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成为了空壳公司的唯一股东欧美人已经在高位套现,挥一挥衣袖,带走了真金白银。

所有的白银,都被欧美挣走这场金融战的后果,比清朝任何一次对外战争失败都要严重。江浙地区八大钱庄,一夜之间全部倒闭,全社会的资金被欧美提走了,经济完全丧失了流动性,企业根本就无法经营,只能纷纷破产,于是遍地都是失业工人。

大清朝廷拿财政备用款去炒股,血本无归,眼看着朝廷就要破产,于是向欧美财团借钱。欧美财团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借钱可以,要拿铁路抵押。

大清朝廷审视了下国内的铁路,也就川汉铁路最合适做抵押品。

川汉铁路是民办铁路,由民间集资建设。多年下来,川汉铁路公司向老百姓募集了上千万两的白银,绝大多数资金都被挪用或者贪污,建来建去,铁路的影子都没有。

在大清朝廷看来,将这个铁路公司收归国有,抵押给欧美财团,好歹借到钱之后,能真正的开工建设,也算是造福于民。

川汉铁路公司刚在股灾中赔了300多万两白银,整个公司的账户已经空了,现在如果公司被收归国有,这巨大的窟窿就会暴露

于是川汉铁路公司串通了“哥老会”(洪门在四川地区的分支),宣称大清朝廷的铁路国有化举措侵害老百姓的利益煽动无知的四川民众发起了“保路运动”。

面对老百姓的熊熊怒火,已经深陷塔西陀陷阱的大清朝廷有苦难言,调武汉的新军去四川平乱,腹地兵力空虚,武昌起义爆发。满清由此而亡。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