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接过了一个殷实的家

中国历史上两类“盛世”,说盛极必衰、月满则亏虽然是常理,但一类“盛世”是以断崖式的速度掉落下去,另一类是缓慢式的衰退。断崖式急速衰落的代表是从隋文帝“开皇之治”到隋炀帝的二世而亡;缓慢衰落的代表是西汉的“昭宣之治”到王莽代汉,经历了汉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四代;以及清朝的“康乾之治”到晚清的危机,走过了从嘉庆、到宣统五代。今天我们来关注一下为什么某些盛世是急速的衰落呢?其实说到底就是这个盛世是谁的盛世?是政府那个“大国气象”的繁荣,还是真正民生的富庶与坚实呢?换句今天流行的话讲,就是看四个字,这个“盛世”是否是“国进民退”。国进民退的“盛世”在一起危机事件的打击下,就极有可能以断崖式的速度跌落。汉武帝之后的“昭宣之治”和清代的“康熙盛世”都是旨在恢复民生,厚植根基于民间、藏富于民,因此其衰落也是缓慢的。




而隋朝的“开皇之治”就是典型国进民退式的大国崛起。这里就要介绍一下中国独立作家郭建龙先生所写《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这本书,这也是网友介绍给我的。在谈隋朝这一部分的时候谈到了一个怪现象,就是隋文帝开皇十七年,大臣向皇帝报告,天下仓库都已经装满了,征收上的粮食、布帛、和钱币都堆到了库房外的走廊上,咱们现在都富到没地方装钱了。隋文帝于是下令这一年天下免税,这是从西汉孝文帝以来再一次迎来天下免税。大家一听都很高兴是吧,有免税这种好事!可是细一想又很可疑,因为一个王朝从以武力开国到达到经济繁荣不可避免要有一个休养生息的时期,平均这个时间要50年(两代人以上),从汉高祖建立汉朝、到汉文帝末年天下免税的盛世,算快的也经历了40年。从清代统一中国到康熙后期的繁荣用了60年。而且一个开国的皇帝在自己在世时就能达到盛世的情况更罕见,隋文帝却是个例外。他免税的公元597年,距离隋替代北周只有17年,距离隋灭南朝的陈只有9年,而这些年当中中国还一直处于战乱,根本没有时间休养生息。这个盛世是不是来得太快了?不仅如此,大家耳熟能详的唐太宗“贞观之治”,在贞观年间,人口统计不过三百万户,只相当于隋朝动乱之前的1/3.




所以《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这本书的作者认为,隋朝的繁荣其实是政府财政的繁荣,并不是真正民间经济的繁荣,隋文帝建立了强大高效的征税体系,朝庭只要控制一下地区,就立即进行彻底的土地和户口清查,把民间的财富状况明察秋毫地置于政府监视之下。同时隋文帝非常重视耕地数量的增长,又造成地方官虚报耕地数量(类似于现在的GDP造假),可是征税的数量又按虚报的耕地数来征收,如果耕地数被浮夸了一倍,百姓实际的税赋负担就增加了一倍。




所以隋朝的盛世是典型的国富民贫、国进民退。泡沫什么时候破裂呢?就是有突发事件,造成财政开支巨增以后,隋炀帝接过了一个殷实的家底于是大撒币,大规模地征伐高句丽造成军费开支的失控,当他还想继续从社会榨取财富来维持他的盛世武功的时候,没想到民间其实已经被压榨到极限了,于是民变四起,一个盛世断崖式地掉落到混乱之中。




如果你这个盛世也是隋朝那种“国进民退”式的繁荣,民间其实并未富裕,那你这个盛世也会如泡沫般破裂掉。


分享到: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