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制作的playtest理论

种族配额制度,对亚裔学生和黑人学生都是


恶政。亚裔和黑人中的有识之士应当联手呼


吁,废除这一歧视性制度。




种族配额的设计目的:一个是希望达成“种


族多样化”的目标,这是不能实现的;另一


个是“典范作用”,树立一些典范,希望黑


人学生能逐渐赶上来,达到白人学生甚至亚


裔学生的水准。那么“典范作用”到底能不


能实现呢?600多年前,大明帝国的太祖皇


帝朱元璋也在考虑着同样的事情。




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




1397年,朱元璋已经当了三十年皇帝,那年


的丁丑科殿试是由翰林学士刘三吾主持的。


考试结果出来,大家发现上榜的竟然全是南方


人,连一个北方人也没有。于是北方考生就急


了,他们说刘三吾是南方人,所以他偏袒南方


人。这事传到朱元璋那里,朱元璋大怒。那么


刘三吾到底有没有偏袒呢?


其实并没有。当时明朝刚建立,北方刚从战乱


中恢复,考生文化水平总体上的确比南方差一


大截。古代中国和当代美国不一样,古代的贫


穷是营养不足,营养不足是影响智力发育的;


当代美国的贫穷是营养过剩,它并不影响智力


发育。




那当时的主事官员据理力争,因为北方考生


水平的确差,你不能没有标准。这样一来就


惹怒了朱元璋,80多岁的刘三吾发配戍边,


得以免死,其他考官,像张信、甚至连上榜


的状元陈䢿,都被朱元璋找借口给杀了。




后来明朝就实行了南北榜制度。什么叫南北


榜呢?它其实是一种地理配额,就是殿试的


时候,给北方考生和南方考生预留特定比例


的名额。比如录取100人,那么北方40人,


南方60人。那么地理配额和美国种族配额有


什么不同呢?地理配额和种族配额都是“社


会”这个系统的一个子系统。我认为明朝的


地理配额子系统,在当时环境下,明显比现


在的美国种族配额子系统要好,原因有两个:




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和明朝政治系统的


其他子系统是连贯一致的


首先,明朝不是现代国家,因此其并不注重


个人权利,所以明朝政治系统是以保持稳定


运转为目的设计的,因此优先顾及群体利益


天然合理。而美国不同,美国是现代国家,


它是建立在个人权利基础上的,所以优先顾


及个人权利天然合理。这就是我反复强调的,


美国宪法说的是“人人生而平等”而不是“族


族生而平等”。如果两个学生在录取条件上大


致相当,那么在统计意义上他们被录取的概率


也应当大致相同,否则就违反了“人人生而平


等”的美国宪法精神。




有网友留言说,亚裔已经占了15%了,还要怎


样?那犹太学生人口更少,占的更多,你怎么


不说呢?那NBA黑人球员占了几乎100%,你


怎么不说呢?美国的公平,按美国宪法精神,


是基于个体的公平:只要你的天赋+努力达到


了那个程度,就有权利得到那个程度所应该得


到的东西。




基于“族族生而平等”的系统设计会带来严重


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美国显现了。在美国,


很多人只有1/8甚至1/16的黑人血统,也愿意


宣称自己是黑人,以享受各种政治便利。甚至


有纯白人假装黑人的。喜剧节目“洋葱新闻”


有一集就讽刺了这种现象。john上高中的时


候,有一次同学发现我眼睛的颜色比其他人


浅,于是半个班的人跑来围观。回去一问,


我妈说她家其实是欧洲传教士的后代,她小


时候头发是黄色的,她还有堂姐妹直接长了


金发碧眼返祖了。那么问题来了,1/16的黑


人可以算“黑人”,以远低于白人的标准上


好学校;那我这个2%的白人,是不是也可以


算“白人”,以远低于亚裔的标准上好学校


呢?如果不可以,那到底百分之几的黑人或


白人才算“足够黑”或“足够白”,这个比


率是谁决定的呢?如果可以,假设我的实力


恰好介于白人标准和亚裔标准之间,那不就


成了,我若宣称自己是白人就可以上哈佛,


我若宣称自己是亚裔就上不了哈佛,大家能


看出其中的荒谬吗?




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在其内部也是连贯一致的


其次,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其内部的规则是


自洽的。而美国的种族配额子系统,其内部设计


无法做到连贯一致。最明显的就是之前讲到的,


对犹太学生和亚裔学生区别对待。犹太学生在顶


级大学中所占比例,超过其人口比例的10倍,你


们不管;亚裔学生在顶级大学中所占比例,顶多


也就相当于其人口比例的2~3倍,你们反而嚷


嚷着要削减亚裔学生的名额。10倍的你们不削,


反而削3倍的。所以这个子系统的设计,就连内


部的连贯一致性也无法做到。从设计的角度讲,


这是很差的设计。







首先,大家可以看到,我一直是在系统设计


的是连贯性和一致性这个层面,讨论种族配


额。如果将来有另外一个族群,比亚裔更会


学习,更擅长考好大学,那么我建议大家平


静地接受这个事实,不要像今天的某些政客


一样,在背后玩弄一些肮脏的政治把戏。其


次,我建议大家,在讨论争议话题时,遵循


罗伯特议事规则,不要质问动机,这样显得


很不专业,而且会大大降低讨论质量;最后,


就算我只是因为自己是亚裔才站出来为亚裔


学生说话,这是我的权利,它是正当的而且


是正义的——我们知道,最好的情况是大家


不区分种族,但在这一点做不到的情况下,


站出来为自己的族群说话天然合理。







明朝的地理配额,以当时的社会背景看,是


比美国的种族配额更加合理的系统设计。那


么,这个设计可以达到目的么?







我们这一篇讨论的设计目的,是“典范作用”。


树立少数典型,希望黑人学生能发奋图强,迎


头赶上。那么,如果明朝的地理配额可以促进


北方学生赶上南方学生,种族配额也有可能促


进黑人学生赶上其他学生。


不过,明朝相比美国,有两个有利条件:首


先,明朝的南方学生和北方学生之间,不存


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别;而美国很多黑人家庭


存在着明显的反智主义倾向,黑人孩子努力


学习会被嘲笑是在“扮演白人”。其次,明


朝南方学生和北方学生之间,并不存在明显


的生物学差别,这一点和美国不同,美国不


同种族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生物学差别,从而


很容易产生强烈的心理暗示,这一点一会儿


再说。这说明,明朝的地理配额在实施条件


上也更加优越(用于意识形态和生物学特征


几乎一样的两群人)。







那么好了,明朝的地理配额,不但在系统


设计上更加合理,而且在实施条件上也更


加优越,所以,它应该比美国的种族配额,


更容易达到这个设计目的。那么它达到了


么?也就是说,在地理配额实行若干年后,


北方学生赶上南方学生了么?







要想搞清楚这事,第一个想法大概是翻出历


年殿试的卷子,然后找古文专家团来阅读评


判,看看北方的卷子平均多少分,南方的卷


子平均多少分。


不过呢,我有一个聪明办法:找强有力的间接证据。




马伯庸有篇文章,叫《保卫龙脉大作战》。这


篇文章说的是某地的龙脉被挖,结果导致那个


地方的士子,在考试上的运气变得很不好。


文章记录了这样一个小细节:在万历年间,也


就是地理配额实行了200多年之后,有个叫徐


公申的提调官,是苏州人,当然算南方人。他


利用职务之便,把老家苏州的卷子,和北方考


生的卷子混在一起。那为什么他要把南方老家


的卷子,和北方考生的卷子混在一起呢?如果


是现在那种机器判卷的客观题,当然无所谓混


不混。但当时考试题是主观题,主观题是由考


官判卷的。所以他把南方老家的卷子,和一堆


较差的陪衬卷子混一起,可以加大增加自己南


方老家的卷子被选中的概率。那从哪儿找那些


“较差的陪衬卷子”呢?当然是北方卷子了。


大家听明白了么?他选了北方卷子,来衬托自


己南方老家的卷子,而且他选的北方卷子,还


恰好是北方比较好的地区的卷子,这个小细节


恰恰证明了,即使到了万历年间,地理配额实


行了200多年,受照顾的北方考生,还是没有


能够赶上南方考生。北方比较好的卷子,也只


能当南方卷子的陪衬。也就是说,地理配额制


度,并不能让北方考生迎头赶上。







说到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历史合理性。


中华文明的丰富资源在于历史合理性。和


种族配额类似的社会实验,在中国古代其


实已经做过了。当然,其实地理配额还有


朱元璋想打击南方士大夫势力等等别的意


图,这里就不细说了。但是我们应该从历


史当中得到必要的借鉴。中华文明的历史


合理性,不单对中华文明自身,对世界其


他的文明,也有着极强的借鉴意义。这种


借鉴意义,现在是被严重低估了的。我可


以相当确信地说,就算将来黑人学生能迎


头赶上,也是经济发展和观念改变的结果,


经济富足并且不再以努力学习为耻,这是


最重要的,而绝对不是种族配额的功劳。


这个其实就是游戏制作的playtest理论。


Playtest就是游玩测试,如果你一个游戏


系统,已经被游玩测试为是失败的了,那


么你必须好好反思原因,并且修改设计,


而不是冥顽不灵,甚至为了你拉选票,绑


架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这一点既适用


于美国,也适用于中国。




心理暗示




好,接下来我要对这个现象做出自己的解释。


在解释之前,我们先看一个实验。这个实验是


在一群成绩差不多的亚裔大学女生中进行的。


注意啊,参与者都是亚裔,而且都是女生。


那么这些学生被分成三组,分开来做同样的


理科题目。第一组叫做“女生理科差”组,


开始前老师先对她们说,据此前研究,女生


在这样的题目中往往表现不佳;第二组叫“亚


裔理科好”组,开始前老师对他们说,据此前


研究,亚裔在这样的题目中表现出色;第三组


叫“闷声大发财”组,开始前老师什么也不说。




结果成绩出来之后,研究者大跌眼镜。“女生


理科差”组平均分只有43分;而“亚裔理科


好”组平均分达到了54分,多出了四分之一;


而“闷声大发财”组分数中等,49分。




这件事体现出心理暗示的巨大威力。短暂的


负面心理暗示和正面心理暗示,造成的分数


差距超过四分之一。那长期的心理暗示呢?




无论是种族配额,还是地理配额,它的重要


影响是,给黑人或北方学生一个极为强烈的、


长期的心理暗示:你们黑人学生/北方学生天


生学习不行。这种心理暗示长年累积的结果


是,反而极大从负面影响了他们的成绩,使


得很多非常有才华的黑人学生,无法达到他


们的生命所应该达到的高度。所以,亚裔和


黑人中的有识之士,应当联合反对种族配额。


实际上美国最高法院那位唯一的黑人大法官,


一直是种族配额的坚定反对者,这是明智的决定。


分享到:
自由容器